整理報導:綠島遭重油汙染 環保署擬提跨國索賠

海洋汙染生態保育

作者/譯者:中國時報/黃力勉;台灣醒報/林亭妤;中央社/盧太城;聯合報/羅紹平

《重點摘要》綠島遭不明船隻排放重油汙染,當地研究員表示是4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汙染事件。環保署表示,已掌握1艘最可疑的散裝貨輪,如查證屬實將依違反《海洋污染防治法》處分,絕不輕饒,且不排除針對清污費用委請律師打跨國官司,另外,環保署也將針對「環境犯罪要修法大幅提高罰則」進行反省。

 

環保署公布綠島海底油污影片

 

重油下沉 生態窒息 綠島浩劫 40年來最嚴重

「這是我在綠島研究近4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汙染!」在綠島進行珊瑚及生物研究的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表示,綠島的重油汙染,對生態造成嚴重的傷害,影響層面還持續擴大!綠島鄉長鄭文仁則盼更多人力支援,盡速清除油汙。台東縣觀光協會常務理事李數奼表示,重油的汙染是生態浩劫。

貝類螃蟹 不死半條命

鄭明修強調,黏稠的重油,最先傷害的就是潮間帶的貝類、螃蟹,被重油纏住「不死也只剩半條命」,沉下去的重油,隨著海浪攪動,會碎成細塊,飄散至深海,會被深海魚吃下,影響的層面非常廣,也會逐漸擴散,因此,應該要加快清理的速度。所幸,12日潛下去看,並未發現珊瑚有被重油覆蓋的跡象,不過,因為風浪強勁,目前看到的範圍有限,沉到海底的重油不知道有多少,還需持續觀察。另外,他也呼籲政府應該要修法,加重偷排廢棄油的罰鍰,嚇阻不法的行為,也要落實大型貨輪進港後,廢棄油料、垃圾及廚餘的稽核,數量過少,就是有海拋行為,一樣要重罰!

綠島鄉長鄭文仁疾呼,「清潔隊員已經人仰馬翻」,人力吃緊,期盼中央可以有更多人力投入,加速清除重油。鄭文仁說,目前離觀光旺季約有1個多月的時間,綠島的主要3個浮潛景點,只有柴口有出現零星重油的狀況,但情況並不嚴重,只要加速清理對觀光的影響應該不大。

綠島飛魚潛水教練俞明宏指出,10日在中寮港潛水,就發現海底海藻床上,有很多大型黑色長條物,用手摸非常黏,情況十分嚴重,潛水過後裝備都被重油嚴重汙染,清洗就要花數個小時,情況很嚴重。

12米海底 清油大工程

俞明宏說,12日已經與環保署的契約廠商,潛水下去看過,水底下到12米深,都還有重油,因為風浪過大,無法到更外海的地方探查,有嘗試清除部分重油,清出的6大袋約有300公斤,僅是一小部分而已。

環保署12日與台東縣環保局,在綠島北岸及東岸,展開大規模的重油清除作業,2天總共清出1123公斤的油汙及含油垃圾,預計岸際將清理3天之後,無法清理的礁岩區,再利用高壓高溫清洗機清洗,昨天機器已經運到島上,今明兩天將會展開清理,預計還要1周的時間,才能初步清除。

環保署水質保護處副處長劉瑞祥指出,前天清除油汙的岸際,12日海浪還是有打來少量、約雞蛋大小的重油塊,顯見目前汙染情況不會再擴大,在人員安全的前提下,將會盡速展開水下清除作業。

 

 

油污鎖定某船舶 不排除打跨國官司

惡意傾倒重油的嫌疑船舶已掌握!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12日指出,經各方專家比對後,已掌握1艘最可疑的散裝貨輪,如查證屬實將依違反《海洋污染防治法》處分,絕不輕饒,且不排除針對清污費用委請律師打跨國官司,該署也將針對「環境犯罪要修法大幅提高罰則」進行反省。

海大通訊與導航工程學系電子海圖研究中心教授張淑淨表示,根據AIS(船舶自動識別系統)進行追蹤後發現,9日通過綠島附近的船舶超過50艘,但結合當地民眾提供的資料交叉比對、再透過「海流及風向觀測」佐證、且符合潛水教練俞明宏發現油污時間點的船舶,「只有1艘。」

「該艘散裝貨輪重達4萬噸,目前環保處已經掌握到貨輪的船東(責任保險人)、船舶責任保險公司。」詹順貴表示,該貨輪已於9日下午5點離開我國領海,因此下一步會透過外交部送達公文,請船東公司回覆貨輪的相關資訊,若船東拒絕回覆,環保署將直接依證據判斷,只要確認該貨輪就是排放重油的船隻,就會以違反《海洋污染防治法》處分。

「清污費用將不排除委請律師打跨國官司,向船東公司索賠。」環保署指出,我國於民國94年也曾打過一場由南韓船舶「三湖兄弟號」帶來的海洋污染跨國官司,當時總共處分7950萬新台幣,但因該船公司在台無資產而「欠錢不還」,環保署後續透過扣押該公司的姊妹船及拍賣船體,目前追回5400多萬。

環保署強調,只要該船東公司沒有繳清罰款,則未來該船東靠港的所有船隻都會被扣押,直到還清債務。

 

 

黑潮不只帶漁獲 綠島蘭嶼淪國際垃圾場

繼蘭嶼之後,綠島也發生油污。這2顆海上明珠,位於黑潮上,也是貨輪的國際航線,因此這2顆美麗島嶼,也不幸成為國際垃圾場。

民國94年間,蘭嶼也發生油漬污染,情況比綠島這次嚴重,油漬覆蓋礁岩。

蘭嶼、綠島的油污事件,調查都是「重油」;海巡人員說,一般漁船不會使用重油,只有大型的國際貨輪才會排放重油。台東環保局也表示,只有800噸以上的遠洋漁船才會使用重油。因此蘭嶼、綠島的油污禍首,極有可能是國際貨輪或是遠洋漁船排放。

蘭嶼和台灣之間海域有一條國際航線,進出的外國籍貨船、商船、客船複雜,根據海巡單位統計,1天最多有560艘貨輪經過台灣和蘭嶼、綠島之間海域。

國際貨輪、商船利用經過台灣海域之際排放重油,通常重油會跟著黑潮到北太平洋,但有時候會跟著黑潮或東北季風漂到蘭嶼、綠島。黑潮流經台灣和綠島、蘭嶼之間海域,流速每秒約34海浬,從菲律賓海域進入台灣東部海域,接著在台東和花蓮海域交接觸東轉,往日本和北太平洋走。

黑潮是雅美人(達悟族)的生命臍帶,雅美人口傳歷史,祖先是划著大型拼板舟,順著黑潮到蘭嶼島登陸。另外,黑潮也帶來了旗魚、飛魚,黑潮和東北季風、沿岸流的匯流處,更是漁民最喜歡的漁場。因此,黑潮不僅是雅美人的生命臍帶,也是漁民的漁場。

不過,也因為黑潮從南洋島國到台灣,除了貨輪排放油漬外,海上垃圾也跟著到台灣,台東大武海邊、成功三仙台、綠島、蘭嶼四處可見「國際垃圾」。大武南田海邊曾出現日本福島的舢舨;也有研究黑潮的學術單位,委託台東成功商水學生,在三仙台海邊蒐集各國打火機,蘭嶼海邊就像「聯合國垃圾場」。

 

 

防公海倒廢油 美麗海岸怎設防?

以往在我國海岸線周邊發生船隻重油汙染事件,都因船隻擱淺能逮到「現行犯」;這次綠島遭不明船隻重油汙染,政府雖有衛星等科技協助辦案,也能依國際公約索賠,但如何證明禍首,將是一大考驗。

「國際油汙損害民事責任公約」明定各國船隻不得在公海傾倒廢油,一旦被「證實」造成海岸或近海生態汙染,該船隻須負賠償責任。只不過,如何證明是這艘船幹的?

環保署、海巡署、交通部正結合學界三管齊下追查元凶,可能篩選出最可疑的船隻,但辦案講求證據,證據須嚴謹、明確,雖有衛星太空遙測影像可供比對,但衛星是繞著地球轉,一段時間才繞到綠島上空拍照;就算衛星拍到事發時間有特定船隻通過,也只能說「嫌疑重大」,如何證明該船在此傾倒廢油,還涉及採證、比對,恐有一定難度。

另外,國際公約雖規範傾倒廢油造成海洋汙染的賠償責任,並未建構「以油換油」機制,容易讓黑心企業鑽漏洞在公海傾倒廢油,讓油汙隨洋流漂到全球各地。

如果無法確認傾倒重油的證據,就難以究責。但台灣四面環海,要避免綠島事件再發生,政府有必要透過友邦國家協助發聲,力促世界各國修正公約,明定每艘船靠岸更換新機油時,也必須回收等量的舊機油,才是徹底解決的藥方。

 

CSRone小補充》

環保署說明綠島油污染事件清污作業執行情形

 

《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環保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台灣醒報聯合報環保

你可以任選星星留下你的評分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