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摘要》日本企業的錯誤經營,使得公司營運縮減規模,並使得勞工失去工作機會,雖短期上使企業的財務好轉,長期看來卻不利社會的永續發展。

這次讓大家久等了,日本即將進入冬季,街道上漸漸變得安靜,我住在群山之中,冰雪正要開始覆蓋這個小城填,看來春天也不算遠了~

這次我想和大家談一談關於「雇用與CSR」的關係。

 

最近在日本引起熱門話題的公司,就是台灣的大家各位也很熟悉的東芝、夏普和旭化成。這幾家公司到今天還是和以前一樣,維持日本企業行之有年的人事作法和勞務管理,沒有全面性的綜合思考與管理。 

首先是東芝,過去幾代的經營者,為了拿出好的會計結算內容,以「這樣的數字不行,要想想辦法,至少要做到這樣的數字」要求各事業部的經營管理者,而接到這些指令的事業部則以近乎強迫的方式要求營業部門和管理部門。我想到現在可能每個國家,或每個企業都還有這一類的事。

但是,他們總想要很輕易的粉飾資產清點的評價,東芝的案例是從外部企業以高價購入零件商品,使資產清點的價值看起來好像很高,再持續提出粉飾數字過後的報告。如此相當笨拙的處理手法,多次之後還居然沒有被會計師識破,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現在,前三代的社長被起訴了,總有一天他們的手法也會被揭發。當我看到這些報導時當下的感覺是,現在企業組織中還是存在著選出了無知粗野經營者的問題,因為早在20年前,公司資產評價的規定就禁止這種做法了。經營者應該要做的事情是努力達成經營戰略中期的目標,只能短視思考的上班族是不能付予經營的重責大任的,更不需要老是隨著股價漲跌而喜怒的股東。即使日本的商業法已經實施超過100年了,日本的企業董事會還是沒有發揮出最好的功能。

(圖片來源:Ken Teegardin)      

東芝修正了粉飾後的會計結算,室町社長首先是發表了對半導體的構造改革。將過去的數字明朗化,為了改革赤字事業的結構,將之轉賣給有CMOS SensorSONY,並且裁撤白色LED組合元件的生產。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是伴隨著日本經濟體弱化的時代所必需採取的手段嗎? 

前任經營者無知和粗糙的決策,新的經營者概括承受,結果就是員工們的工作消失了。使用「選擇與集中」策略的經營者大多是高能力,具執行力的優秀經營者,証券投資市場給予很好的評價,股價也上升了,然而最拼命投入認真的40,50歲勤奮的人卻失去了工作。雷曼金融危機以來,被認為是日本失落的三十年。因為半導體工廠,地方性的產業消失的話,地方上的雇用就業機會也會跟著減少。應該要支撐日本的東芝,減少雇用,裁撒事業,使地方上陷入困難苦境。而資本主義對於如此作為卻給予正向評價,這是怎麼一回事?

(圖片來源:Taichiro Ueki) 

接著我們來看看夏普。液晶事業的未來方向其實還沒有完全確定,而公司這艘巨艦也漸漸轉不動。堺工廠已經被賣掉了,接下來龜山工廠會如何呢?這二個工廠因為導入墨水的彩色濾光片技術的關係,我去過幾次。龜山工廠真的是孤立在群山中的巨大工廠,距離工廠最近的一個車站很小,車站前一片很孤寂,連小型便利商店和咖啡店也沒有。雖然曾經傳出台灣鴻海精密出資,要與Japan Display合併的新聞,但還方向還是相當混亂。這一段期間以來有許多人陸續離開,今年也有3000位員工被資遺。以前創業的早川先生或佐伯一族又是以何種心情在看這些事呢? 以前是一個接著一個推出獨特的小型家電充滿趣味和活力的公司,然而在數位化的浪潮中,這些商品在公司內沒有得到好評,公司經營方向轉而朝向TV,液晶電視,然後是將資源集中於液晶事業。在垂直分工中,面板零件的製造成為公司的特長,接著就演變成今天的局面。這純粹是經營策略的失誤,就因為經營者的策略錯誤,而使得眾多的員工不得不改變人生的道路,也讓地方上的經濟持續嚐到苦果。

最後,則是另一個型態的案例,最近在新聞上成為熱門話題的旭化成公司。專門開發銷售高級公寓的三井房地產公司,發生了在蓋横濱的高級公寓時,沒有將地樁在堅硬的岩盤確實固定好的事件。 像這樣的建築物在日本很多,還有就是除了旭化成建材以外,打地樁的施工業者也受到波及。日本從江戶時代以來,很多人住在填海造地的三角洲,地震多,地盤脆弱,這個事件也會成為明年持續擴大的課題。

(圖片來源:Ignat Gorazd)

而在這個事件中,令人擔心的事情是在旭化成的公開說明中,施工的領班是約聘員工,而且實際的施工則是外包給其他廠商的員工來做。如此重要的事是卻沒有公司的正職員工參與,我並非眨低約聘員工或是外包廠商人員,而是這種節省勞務費用的雇用型態,換句話說也就是精簡薪水或外包成本的做法,也會導致日本的消費不振,經營者的思維就是想要讓這些人承擔責任。 

不管是那一個案例,都是以減少雇用,刪減個人所得來當作企業正當的戰略思考。放眼中長期來看,企業是因為員工或其周圍的關係者,發揮創造力和不斷的創新挑戰才能獲得成長,但或許這樣難以在短期的財務報表中看到好的表現。其實「雇用」換句話來說就是成長的原動力,「雇用」不但是企業的社會責任,正因為要先有健全而永續的社會,企業也才可能獲致持續的成長。

再換個話題,我居住的地方大約有10萬人,和鄰近的小鎮合併算的話也只有20萬人。我的公司是這其中規模最大擁有3000名員工的公司。景氣持續惡化的時候,每年的新人雇用也一直減少,當然,製造半導體的無塵室工作嚴峻,或許年輕人也不喜歡。但是稍微比較一下的話, 薪水和待遇也是天差地別,即使如此,許多的年輕人仍以東京為目標。我的公司員工的子女也是以東京或太平洋側的工作為目標,這是怎麼一回事呢?這樣的情況,企業很難得到中長期安定的成長吧。 

對於如此的狀態,我深切的反省檢討。我很努力的回饋地方社會,在地方上的短期大學開設講座,也到高中去演講過好幾次,直接和年輕人溝通,盡量和他們對話,增加雇用也增加和員工的直接對話。

我的認知是,透過我這些作法去影響地方上的父母和子女,去改變他們對於地方成長沒有信心,認為地方遲早會衰退的想法。我只不過是一個企業的大老闆,但是我還是可以明確影響社會。雖然說CSR是企業的社會責任,其實這些行動肯定會回報到我們自己,現在我更明白這個道理。 

CSR不只是CSR,事實上也是企業的戰略和本質。你個人是如何看待地球環境?採取哪些行動?你如何看待城鄉社會的差距?又採取哪些行動?同樣的道理,我請大家好好想想由眾人組成,更強大的企業體本質,然後採取應有的行動作為,也要務必理解這些企業所做所為最終還是會回應到企業本身。

 

「雇用」很明確的教了我這些事。

 

 

酒井明彦

 

 

你可以任選星星留下你的評分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