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0

裹著綠色糖衣的毒蘋果

作者/譯者:

案例一: 今年8月初,明基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帶領佳世達科技200多名員工南下雲林,在集團響應農委會「我的一畝田」方案所認養的半甲土地上,頂著烈日揮汗播種插秧。董事長李焜耀表示,除了讓員工對這片土地更有歸屬感之外,希望藉此舉表達關懷台灣農業之心。然正當媒體報導明基友達的善舉之際,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秘書長潘翰疆以及綠黨秘書長潘翰聲卻在蘋果日報上共同發表一篇名為「大企業美化形象 遮蔽嚴重污染」的文章,踢爆該集團人前溫馨種稻,人後卻漠視工廠廢水汙染下游農地的漂綠惡行。

案例二: 12月15日一篇登在苦勞網的報導指出,台灣科技大廠宏碁電腦,為了積極開拓歐美市場,近來也開始倡議企業社會責任,然而標榜與供應鏈廠商的關係是「生命共同體」的宏碁,卻不能因為已專注於品牌經營,不再從事生產製造,而規避其供應鏈廠商所製造的污染。該報導指出宏碁應該比照惠普公開供應鏈資訊,以接受相關利害關係人的監督,否則大張旗鼓舉辦企業社會責任(CSR)國際論壇不過只是漂綠的手段罷了。(詳見: 環保團體三問宏碁這頭污染那頭漂綠 揭穿宏碁 CSR 假面具)

站在非批判的角度來看,筆者相信不管是明基友達還是宏碁,在落實企業社會責任上皆有一定的資源投入以及一定的層面付出,不全然只是為了妝點企業形象而已。然而由於CSR所包含的層面太廣,顧此失彼似乎情有可原,只要來日快馬加鞭勢必能在各環節趕上CSR國際時代潮流。除了快快做、努力做之外,企業也需要透過適當適時的溝通,讓相關利害關係人知道企業都在忙些什麼。

企業公關行銷部門,在針對CSR溝通的操作議題上,除了要貫徹一分事實一分話的準則外,更要將企業所執行之CSR作一全面整體的檢視,因為在每個環節都緊緊相扣的情況下,為了要刻意凸顯某方面的努力,可能會迫使企業連帶將其CSR最弱的一環攤在陽光下供人評斷,甚至有時候面臨後者的影響削弱前者的正面效益。好比明基友達所投入的關懷土地的社會公益活動,卻因為其工廠廢水汙染農地灌溉水源,於是讓人有企業假公益之名行漂綠之實的聯想。特別是打著綠色行銷旗幟試圖趕搭綠色消費趨勢的企業們,更應該留意綠色行銷是把雙面刃,當企業把商品包裹在環保外衣裡賣錢的時候,也就是環保團體更虎視眈眈的時候。

披著羊皮的狼一旦被揭穿,欺騙的惡名將在背上烙下深深的印,成為永遠的負面教材。

CSR小辭典: 漂綠(Greenwash),白話說明就是綠色唬爛,意旨企業或其他組織採取某些行動作為自身對環境保護的宣示,然而實際的營運卻背道而馳;有些企業甚至想透過漂綠來掩飾自己汙染環境的罪嫌。

活動快報: CSR企業社會責任溝通研習會: CSR溝通—你在綠色行銷還是綠色唬爛?

- CSRone 駐芝加哥特派人員

你可以任選星星留下你的評分
0.0